午餐時間打開熱騰騰的便當盒,香噴噴的熱氣迎面而來,看見滿滿的餐盒內菜色豐富,色香味俱全,雖都是平常的家常菜,卻充滿懷念的家鄉味,每一口都有媽媽的味道,實在很難相信這是出自於我手,即使便當就擺放於眼前,仍是令我充滿懷疑與訝異,「我怎麼可能煮出這些東西?」心中不斷地反問自己,臉上佈滿難以置信的神情。從小煮飯這工作就是媽媽的專利,家裡的男生是不下廚的,而幾乎全年無休的媽媽也總是能變出許多菜色,滿足每個饑腸轆轆的家人,不下廚的日子就是上館子與外食,根本沒想過由其他人來煮,這樣的模式似乎再自然不過,大家也都習以為常了。

minn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